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理论研究

《大熊猫图志》编纂始末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8-22

分享到:

大熊猫是“中国国宝”,世界自然基金会形象大使,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舰物种。为传播大熊猫文化,服务四川立体全面对外开放,在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指导下,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省林业和草原局主动作为、科学谋划,联合编纂的《大熊猫图志》(中英文双语版)于近日公开出版发行。《大熊猫图志》是全球首部以大熊猫为记述对象的官修图志,其编纂出版是2019年四川隆重纪念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省纪念活动中高品质完成的一项重大文化工程。

《大熊猫图志》

一、编纂历程

 《大熊猫图志》前期谋划始于2019年初,计划在已出版的《四川省志·大熊猫志》(以下简称《大熊猫志》)基础上,以图志形式进一步挖掘、整理、创作、扩展,最后编纂成书,为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纪念活动献礼。说干就干,2019年2月即完成团队搭建、任务分解、资料收集、调研座谈等前期工作。3—4月紧锣密鼓完成中文初稿创作和修订,图片资料补充收集、整理和比对筛选,中英文模拟排版设计。5月正式进入中英文对照翻译、审校和正式排版。6月送审、修订。6月底,全书定稿,交方志出版社出版发行,全部编纂工作按计划如期完成。

《大熊猫图志》

(一)科学谋划组织,加强编纂领导

 2018年,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的全球第一部官修大熊猫志书《大熊猫志》公开出版发行。如何在《大熊猫志》基础上,创新推动大熊猫内容的挖掘和推广?省地方志办商省林业和草原局决定,在2019年纪念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的关键时间和节点,推出中英文版《大熊猫图志》,以通俗简洁的语言和丰富生动的精美图片,全方位展示大熊猫的起源、生态、研究、保护和文化等方面内容,彰显中国在大熊猫保护事业上取得的重大成就和突出贡献,服务四川“三九大”文化旅游联盟品牌战略和全域对外开放,让大熊猫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了解四川。

《大熊猫图志》

 为加强编纂工作的组织领导,成立了由省地方志办主任陈建春、副主任赵行、机关党委书记邓瑜、副主任陶利辉,省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刘宏葆、副局长包建华、办公室主任陈宗迁,省档案馆馆长高山、副馆长周书生等组成的编纂委员会;组建了由省地方志办省志工作处、政策法规宣传处、四川年鉴社,省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自然保护地管理处、栖息地保护处、湿地管理处、科研教育处等职能处(社)相关人员共同参与的项目组、审稿小组。为更好地面向大众读者,经招投标引入第三方内容机构成都创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品牌名考拉看看)参与联合编纂。在编纂出版过程中,编纂委员会、项目组、审稿小组多次召开编纂工作会、协调推进会,研究篇目设置、资料收集、内容编排、志稿审查、排版印刷等重要事项,及时协调解决推进中的重点难点问题,联手推动编纂任务按计划有序进行。

2019年2月26日下午,四川省地方志办主任陈建春主持召开《大熊猫图志》编纂工作推进会(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二)多方征集资料,打牢编纂基础

 为广泛收集大熊猫照片、画作和文字作品等资料,2019年1月,省地方志办致函省林业和草原局(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管理局)及片区所在地成都、德阳等7个市(州)人民政府,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西华师范大学,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宝兴县人民政府,请协助提供与大熊猫有关的文字、图片等资料;2月19日,省地方志办发出公告面向社会公开征集大熊猫照片、画作等艺术作品,以及有关大熊猫的文字作品,得到广泛支持和热心参与,项目组收集到大量照片、书画作品、文字作品等珍贵资料。

  为征集精品资料,提高编纂品质,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机关党委书记邓瑜、副主任陶利辉,先后带领或组织项目组人员,拜访西华师范大学珍稀动植物研究所原所长、世界著名大熊猫研究专家、中国大熊猫研究第一人胡锦矗教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魏辅文院士,四川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薛康,原四川省旅游局巡视员孙前,成都市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摄影家周孟棋,大熊猫文化学者谭楷等,了解大熊猫科学研究及实践保护的最新成果,以及大熊猫文化作品等方面情况,征求编纂建议,征集编纂资料。

2019年2月28日下午,四川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一行与原四川省旅游局巡视员、《大熊猫文化笔记》作者孙前(左二)交流编纂意见(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2019年3月4日,新华社四川分社记者杨迪在西华师范大学采访90高龄的大熊猫专家胡锦矗教授(刘艳平 摄)

2019年3月4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薛康(左二)与项目组座谈交流《大熊猫图志》编纂工作(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与此同时,项目组以《大熊猫志》为基础,广泛收集资料。一是赴四川省档案馆、省林业和草原局档案室,收集包括档案、图书、期刊、图片、调查报告等在内的大熊猫历史资料;二是通过电话、邮件、走访等形式,主动联系西华师范大学、四川大学、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四川省档案馆、重庆市地质调查院、四川省文艺期刊联合会《现代艺术》杂志社、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西班牙马德里动物园等单位,搜集有关大熊猫的珍贵资料;三是根据需要陆续购买有关大熊猫的历史新闻影像、保护区自然风光照片等,为《大熊猫图志》编纂打下坚实的资料基础。

2019年3月4日,四川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右一)与大熊猫文化学者谭楷(中)交流编纂意见(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据不完全统计,编纂中查阅文字资料上千万字,包括各类档案资料近300卷,已出版的图书、学术专著、学术期刊及相关读物80余份。项目组从数万幅图片中,清理收集珍贵图片700余幅;征集邮票、书法、绘画、剪纸、蜀锦、蜀绣、竹编、盆景、漆盘等艺术作品数百份。

(三)精心组织文稿,力求图文并茂

《大熊猫图志》框架结构经多次研讨、数易其稿,最后敲定分物种、生活、环境、研究、保护、文化六个篇章,每个篇章相互独立又紧密联系,既可分类阅读,又可串联查阅。每章下设四至六个小章节,每章节严格控制字数,以使中英文字数达到平衡。为补充正文因字数限制不能面面俱到讲述相关知识的弊端,每个小章节下又单设言简意赅的知识点,并随文配置大量精美艺术作品。

《大熊猫图志》内页

 在记述语言上,《大熊猫图志》先根据《大熊猫志》进行记述创作,在确定学术准确的初稿基础上,再将有关大熊猫的专业晦涩知识以生动简练的语言通俗化,确保记述准确完整。图片选用本着视觉性、知识性、历史性、艺术性一致原则,以期达到图文并茂效果。《大熊猫图志》最终选定近500幅图片,既有摄影作品,又有艺术家创作的绘画、蜀绣等作品,还有有关机构或重大活动的大熊猫形象标识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大熊猫金银币图案。比如童昌信先生长达106米的大熊猫长卷,最终以拉页形式放在图志靠前位置。图片筛选和整理,包括修复、绘制,经过多位设计人员分工合作,共同努力,最终形成《大熊猫图志》图文并茂的状态。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杨频博士为《大熊猫图志》题写书名,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蓝天书画院院长蓝天果先生书写条幅“国宝熊猫 和平使者”,增强了图志的文化内涵。

《大熊猫图志》内页

《大熊猫图志》中文内容基本定稿后,旋即启动英文翻译。整个翻译工作异常烦琐,不亚于志稿中文内容创作,尤其是后期审读,需对专业名词进行反复核对。为确保翻译准确性,项目组既邀请了知名翻译家审读,又邀请了外国专家审读,还有流程中翻译组的内部审查。专业翻译加美学翻译,反复进行沟通,终于达成一致,修改定稿。

(四)高度重视审改,专业和权威并重

 为确保《大熊猫图志》记述的科学性和权威性,初稿完成后,项目组分别将其送交地方志系统和林业草原系统专家审核,后再交审稿小组审查。期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魏辅文院士多次予以指导。魏辅文院士在大熊猫研究领域拥有极高地位,他对入志内容、文字、图照史实等进行权威指导与严格把关,使《大熊猫图志》专业性、权威性得到极大提升。此外,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和民教授、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主任张志和教授、西华师范大学珍稀动植物研究所张泽钧研究员、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院长冉江洪教授、重庆市地质调查院副院长魏光飚研究员等众多业内专家参与审稿,提出许多宝贵意见。专家们多次严谨细致审核和专业把关指导,对科研成果、科研数据、文字表述进行反复确认,保证了《大熊猫图志》的专业性和权威性。

2019年3月8日,四川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拜访魏辅文院士(右)。魏辅文院士充分肯定 《大熊猫图志》 编纂的重大意义,并就具体编纂提出了很好的指导意见 (何晓波 摄)

 项目组成员紧跟专家、审稿小组和出版社修改意见,认真对内容进行调整、删减,对图片进行核查、修改,前后完成100多次修改工作。此外,部分中英文文字内容及图片选用等广泛吸收来自各部门、各行业、各领域意见,且经过不断推敲、打磨,准确性、科学性、权威性得以不断巩固,渐成精品。8月21日,2019年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在京开幕,方志出版社将《大熊猫图志》作为展览宣传册的封面图书予以推荐。

《大熊猫图志》作为方志出版社参加8月21日开幕的2019年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展览宣传册的封面图书予以推荐(方志出版社 李江 供图)

二、编纂特点

《大熊猫图志》是省地方志办、省林业和草原局在四川省政府新闻办指导下,加强特色优势资源开发利用,让优势资源“活”起来、“用”起来、“热”起来的创新实践,在多个方面大胆创新,特色突出。概括起来,具有四大方面编写特点。

(一)合力打造,实现优势资源整合

《大熊猫图志》是省地方志办、省林业和草原局两个单位紧紧围绕省委、省政府工作大局,充分利用双方优势资源,主动作为、统筹谋划、取长补短,联合打造的精品力作,类似举措在全国尚不多见。

《大熊猫图志》

《大熊猫图志》从策划到正式出版,前后用时仅160余天,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项目组创新资源融合模式,多方联手打造国宝精品。参与该项工作的人员包括:院士、大学教授、大熊猫保护区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四川省地方志和林业草原系统的业务骨干、修志专家、行政领导,出版社专业人士和专业内容团队。省老领导章玉钧为《大熊猫图志》作序。《大熊猫图志》编纂实现了传统方志编纂与特色优势资源开发利用的有机结合,实现了地方志书编纂的专业性与大熊猫文化解读通俗性、科学性和权威性的有机统一,既全方位展示了大熊猫的起源、生态、研究、保护和文化等方面内容,又服务四川经济社会发展和立体全面对外开放。

2019年4月5日,四川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就《大熊猫图志》编纂拜访四川省政协原副主席章玉钧 (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二)定位鲜明,致力于用大熊猫名片向世界讲好四川故事

《大熊猫图志》是按省委、省政府“办好纪念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活动”“策划开展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系列文化交流活动”要求,向世界介绍四川名片、讲好四川故事的重要图书,也是推进实施四川“三九大”文化旅游联盟品牌战略完成的一项重大文化工程。全志近400页,约25万字,收录近500幅珍贵图片,通过权威的资料、客观的描述和丰富的图片,全景展现大熊猫与人类渐行渐近、日益亲密、和谐共处的历程。此次编纂采用中英文双语出版,接下来《大熊猫图志》还将翻译成多个语种,向全世界发行,服务四川立体全面对外开放。

《大熊猫图志》内页

 此次出版的《大熊猫图志》,与之前出版的《大熊猫志》各有独到的侧重点。《大熊猫图志》以图照和画作为主要内容,《大熊猫志》则以文字记录为主。两部著述共同构成中国官方全景记录大熊猫的史志作品集群,这也是人类长期观察和记录大熊猫历史以来,最为权威的史志作品。这组作品内容可为中国乃至世界保护和管理大熊猫等濒危野生动物提供翔实的借鉴经验,也将为构建大熊猫文化提供丰厚的宝贵资料。此前,省地方志办还编辑出版了“纪念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巴蜀史志》专刊,制作了大熊猫音频节日《滚滚驾到150年 还不来听我卖个萌》在喜马拉雅“方志四川”电台播出,均广受好评。这些图文、音频资料已形成大熊猫作品集群的立体内容库。

《巴蜀史志》“纪念大熊猫科学发现150周年”专刊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与成都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大熊猫音频节目《滚滚驾到150年 还不来听我卖个萌》在喜马拉雅“方志四川”电台播出

(三)体例创新,探索特色志书编纂新模式

 《大熊猫图志》以《大熊猫志》为基础,展开分析和深度挖掘,再以创作形式组合有史料价值的图片,形成图文并茂、适合大众阅读的图志作品。这是四川首次将官修志书内容再次挖掘并以通俗简洁的语言和丰富精美的图片方式呈现,是中国地方志编纂和地方志资源开发上的创新之举,为特色志书创新发展作出了贡献并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记述范围上,《大熊猫图志》瞄准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的管理新体制,以四川为主,兼顾陕西、甘肃两省,突破了一般志书的行政区域界线,体现了宏观视野和全面客观。在记述时间上,打破一般志书的断限规定,记述下限延展至2019年6月,把有关国家级保护区和国内科学家等的最新科研成果用图片、照片收录进来,确保所记内容与当前大熊猫科学研究的一致性,时效上的及时性。

《大熊猫图志》

 入志图片选取打破传统图志内容收录方式,既充分引入珍贵史料性实景图,又注重加入大量中国元素,将实景拍摄作品与艺术家创作作品和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品相结合,收录多位知名艺术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等有关大熊猫题材作品。既有四川本土的作品,又有省外国外名家的佳作,其中部分作品系首次公开发表。《大熊猫图志》编纂在吸收、创新和结合中国传统文化方面走向了一个新高度,丰富、多样的熊猫元素作品的收录,极大地增强了《大熊猫图志》的可读性。此外,《大熊猫图志》还收录了一些幼儿园小朋友和小学生的熊猫绘画作品,反映了孩子们的烂漫天真与大熊猫的憨态可掬,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四)精益求精,千锤百炼确保精品

 本志从谋划到正式出版,项目组在编纂委员会领导下,对项目执行提出严格要求,全体成员以严谨认真的态度努力工作,保证了每一次的调整和要求落到实处。为确保内容描述准确,首先完成专业内容的描述,然后再逐字逐句进行大众语言中文和英文改写。编纂过程中,四川省地方志办、省林业和草原局业务骨干、科研人员、行政领导和翻译界专家均认真审查和修订。

2019年3月12日,《大熊猫图志》编纂工作推进会在省林业和草原局召开,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包建华、 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出席会议(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2019年3月15日,四川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机关党委书记邓瑜与成都市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摄影家周孟棋(左二)交流入志图片意见(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2019年3月19日,项目组、审稿小组在省林业和草原局共同审查《大熊猫图志》志稿(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编纂过程中,为力求完美再现,《大熊猫图志》主编、省地方志办主任陈建春多次与魏辅文院士联系并请赵行副主任专程赴京拜访请教。陈建春要求,所有图片文字说明务必准确、全面和严谨,要素齐备,一目了然。又如20世纪80年代之前,中国赠送外国的24只大熊猫从未在一组照片上同时出现,为落实陈建春要尽一切力量将这些照片收全的要求,项目组多方寻找最终收齐,确保24只大熊猫图片第一次集中完美呈现。在出版和印刷环节,项目组反复精雕细琢,为一个字、一张图甚至作者署名顺序等反复酙酌核对。为确保装帧和印制质量,项目组反复对内容、排版、字号等进行比对,陈建春还率队到承印企业调研督导。正是这些努力,确保了图志编纂的科学、权威、规范、精致。

三、编纂启示

《大熊猫图志》的编纂出版,是宣传弘扬大熊猫文化的重要举措,是服务四川全面开放合作战略的具体行动,是全省地方志工作的一件大事。经过近半年编纂实践,提升了认识,锻炼了队伍,拓宽了思路,丰富了经验,为当前和今后全省地方志事业发展提供了有益启示和借鉴。

(一)众手成志,不断开创地方志书编纂新局面

 《大熊猫图志》的编纂,影响巨大,意义深远。本志的编纂是省地方志办、省林业和草原局紧密协作,发挥各自专业优势和资源优势,联合专业内容团队、行业专家团队,积极推动大众参与编纂的有益尝试。这种众手成志编纂模式,在不到半年时间高效率、高水平完成编纂任务,既确保了志稿的准确性和权威性,又扩大了作品影响力。这既是对地方志部门工作能力的综合检验,也是新时代全省地方志事业发展取得的重大成绩。《大熊猫图志》编纂出版再次证明,众手成志是地方志工作又好又快发展的成功模式。坚持和完善众手成志的工作格局,对推进新时代地方志事业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019年4月1日,四川省地方志办主任陈建春主持召开《大熊猫图志》审稿会(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二)高度重视审改,专业和权威并重

  四川特色资源丰富,高质量推进特色资源的开发利用,是地方志部门的职责所在,是地方志部门作用和价值的真正体现,是推动地方志事业转型发展的关键,是地方志工作者的终身课题。《大熊猫图志》的编纂是省地方志办、省林业和草原局充分利用地情资料优势,主动作为、及时策划、宣传优势资源的重要举措,大大提高了地方志工作的社会认知度,极大增强了社会影响力。这种利用重要时间和节点对优势资源成功开发利用的工作思路,为地方志部门切实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强优秀传统文化保护利用,传承发展巴蜀优秀传统文化,推动乡村文化振兴”的要求提供了经验借鉴。

2019年3月20日,四川省地方志办副主任赵行、陶利辉等到考拉看看检查工作进度(图片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办)

(三)改革创新,不断积累志书编纂新方法

 《大熊猫图志》编纂工作时间紧、压力大,且编纂过程中涉及大量基础素材收集、图文内容甄别,描述准确性与大众语言转换等工作。项目组解放思想,大胆创新,不断调整工作流程,多轮多班人员同时开展工作,重点抓好《大熊猫图志》编纂各环节的衔接和协调突破,在较短时间内,高质量完成这部作品。由此所形成的“领导指挥、部门分工、对标作战、立体推进”的工作模式,以及用通俗语言搭配精美图片的全新记述方式,拓宽了地方志部门服务四川经济社会发展、加强省情宣传推介、创新开拓优势资源开发利用的新途径,为全省方志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9年7月15日,四川省地方志办主任陈建春、副主任赵行赴《大熊猫图志》承印企业调研督导印制工作(蒲建宇 摄)

(四)提质增效,不断书写地方志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大熊猫图志》的成功编纂,离不开省地方志办一开始就明确打造精品图志的目标,离不开项目组始终精益求精的决心和坚持不懈的努力。自项目启动开始,陈建春就强调这部作品从内容到装帧,必须匹配大熊猫的国际地位。整个编纂过程中,项目组按流程进行管理,按不同节点高效推进,分工职责明确,忙而不乱,杂而不混。项目组全体成员认真负责,埋头苦干,反复核对,数易其稿,始终以饱满的工作激情投入到每一项具体工作。这充分体现出项目组对地方志事业的高度尊重、对地方志书质量的高度重视。质量是所有文化产品的生命力所在。地方志既是历史的载体,更是重要的文化发展成果。地方志工作者必须始终坚守质量意识、精品意识,真正把“存史、资政、教化”的社会功能落到实处,真正让地方志事业传之千秋万代、永存永续。

2019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大熊猫图志》展台(方志出版社副总编辑 李江 供图)

(本文摘自四川省情网:http://www.scdfz.org.cn/gzdt/sdfzgzdt/content_23719

【关闭】